今天是:  
调查研究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三农互动>>调查研究
丽水推进特色文化村建设的对策研究
发布日期:2012-08-09
 

丽水推进特色文化村建设的对策研究

何敏

 

丽水,旧称处州,座落于浙江省西南部,历史悠久。早在4000多年前,这里的先人们就创造了以遂昌“好川文化”为代表的古代村落文明。黄帝时代就是缙云氏的领地,春秋为越国之地,秦时为闽中郡,汉初为东瓯国地。自古文风鼎盛,仕宦者众,杜光庭、张玉娘、叶绍翁、叶适、刘基等都出生于此。自古以来的耕读文化浸润在这久远的历史和古民居之中。

一、丽水特色文化村的现状与特点

在传统文化中,村落是一个美好的地方,它是传统中国社会田园牧歌生活的载体,是知识分子的家园,更是文人们衣锦还乡的最终归属地。“目前保留下来的特色文化村落大多是生态与文化有机结合的典范,既体现人与社会和谐的建设文化,又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文化”。丽水共有三批省级历史文化村镇9个,分别是遂昌独山(1991年),缙云河阳、庆元大济、松阳石仓(2000年)和松阳界首、莲都西溪、青田阜山、遂昌王村口、龙泉上田(2006年)。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青田‘稻鱼共生系统’的龙现村”,有莲都堰头等“丽水市十大文化名村”,其具有明清特色的徽派民居建筑群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另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75处,市级文化保护单位200多处,文物总有量为全省第一。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庆元的廊桥营造技艺为“人类急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15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65项。松阳高腔被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遂昌十番、台阁艺术享有很高的美誉。这些文化遗存大多分布于村落。由于历史上较少受到战乱的侵袭,也较少受到经济发展的冲击,村落原始形态保存完好,民风淳朴,民俗丰富,保持着历史发展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其古建筑物多为明、清时期所修建。

(一)丽水特色文化村现状

丽水的村落形成至少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好川文化”时期,秦汉时期得到一定发展,经过唐宋时期的大发展,到清代康乾时期基本定型。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野外调查中,丽水共登记宅第民居3367处,其中明代以前的78处,清代2495处,民国794处;宗祠1269处,其中清代以前的古宗祠983处,民国以后的286处,古村落26处。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古民居村落文化,市农办组成了课题组对古民居村落和自然生态村落进行了专题调研。

1、丽水古村落概况

本次调查共有古民居村落78个,共统计有古民居2417幢,其中建筑结构主要为泥木,砖木、石木次之。古民居(特定年代民居或特色建材房屋)占地面积747123平方米。按年代分来看,1911年之前建成的房屋1087 幢,占45%;1949年之前建成的房屋625幢,占26%;1958年至1965年间建成的房屋297幢,占12%;1965年至1976年间建成的房屋687幢,占28%。从用途看,1759幢仍旧居住使用,231幢作为旅游,107幢作为经商之用,221幢空置,有129幢做其他用。从文物保护看,有国家级16幢,省级55幢,市级32幢,县级124幢,各级文物保护的仅占9%。1990年后修缮的402幢,占17%,共投入资金约3亿元。共有户籍人口21564户,65994人,其中居住户数4578户,15329人,居住人口仅占户籍人口的23%。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

2、自然生态村概况

本次共调查自然生态村落78个,有规划保留村54个,占69.2%;55个村已开展过村庄整治工程建设,占70.5%;规划为中心村的15个,占19.2%。共有户籍人数15607户、47369人。丽水自然生态村总体上规模小,这些村所在海拔或高或低,有高山也有平原谷地。这些自然生态村环境优美,物种丰富,大多得到了较好保护。近年来,在村庄整治建设中通过村道硬化、垃圾收集处理、污水治理、卫生改厕等方面的整治建设,绝大多数自然生态村环境面貌大变样,如丽新乡吾赤口村等获得了省级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丽新乡黄岭上村等一批村庄也获得市级新农村示范村。自然生态村还根据自身特色,发展了农家乐,增加了收入,也改善了民生,取得了双赢的效果。

(二)特点

丽水古民居、古村落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形成了具有强烈的地域建筑形态和富有人性文化特色的居住环境。这些古村落都反映了特定历史时期的传统风貌和鲜明的地方、民族特色。

1、特色文化村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

受中国传统哲学“天人合一”、“万物一体”思想的影响,村落和民居十分讲究从堪舆风水的角度来选择村落的环境,建筑的朝向、形式、布局以及前后左右建筑关系,并将它认作影响家族兴旺与发达的直接元素。《黄帝宅经》中说:“夫宅者,乃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故宅者,人之本,人以宅为家居。若安则家代昌吉,若不安则门族衰微”。这中间朴素地流露出崇尚自然,强调自然界与人的生命和谐协调的思想。山水聚合,藏风得水,重于水的瀛畅,从现有古村落保存下来的情况看,如莲都黄村洲、陈村和汝河及天然水道形成的“太极湾”、庆元大济村、月山村等,基本上达到了村落、建筑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数百年的运转并没有导致整个生态系统和环境面貌发生重大逆转,依然呈现出原有的朴实的精神和文化意味。

纵观丽水特色文化村,大都傍山近水,位于盆地和山地丘陵之间,古交通要道之上,这是因为先民们在天人合一思想的指导下,选择村址时极注重周边环境的自然情趣和山水灵气。徽派建筑更有“无山无水不成居”之说。如景宁大均、松阳界首、莲都大港头、堰头和遂昌王村口等都是古代的水路交通枢纽。莲都西溪、却金馆村等是陆路交通枢纽。

2、具有丰富内涵的村落名称和古民居名号

在古代的村落社会中,村落的名称常表达了人们对理想社会的追求和企盼。庆元大济村名来源于“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希望子孙们能“道济天下”;景宁大均村则取自“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故为“大均”。河阳村是朱氏先人慕缙云山水之胜,而定居此地。因其原籍河南信阳,故取名“河阳”, 以示不忘祖宗本源。松阳石仓、青田龙现则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

同时,许多的村落名也以村附近的河流或山名而命名。庆元月山村境内峰峦叠障,山川景色秀丽清幽。村后山形如半月,村前溪水曲似银钩,村庄座落其间,如同山环水抱的一轮圆月,故名“月山”。遂昌的独山村是由于村前有一座小山包与左右高山互不相连,孤峰独峙因此被称为独山村,另外如莲都西溪、青田阜山等。

另外,丽水的精致的古民居中大多有堂名和题额。表现了主人的修养和对生活的企盼,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民风习俗及人们的审美情趣,具有浓厚的文化气息,其中也极具书法价值。如大济村的齿德堂、怀德堂、世德堂、经德堂、树德堂、明德堂、聚德堂、立德堂、聿新堂等30多幢。石仓村的“余庆堂”、善继堂、敦睦堂、怀德堂、乐善堂、崇德堂、报德堂等。西溪村的“奎壁联辉”、“南极星辉”、“以德为邻”、“德为福基”、“长发其祥”等。河阳村的“廉让之间”、“耕凿遗风”、“循规映月”等门额。更有“耕读家风”的四字的深刻隐喻。牛田为“耕”,心口合用为“读”,屋顶下男人为“家”,云动为“风”——“耕读家风”四字,更是耕读文化已经渗入族人血液里的见证。界首村的砖雕门额,如“惟善为宝”、“种德道安”、“世德流芳”及“一亩居”、“敦厚堂”等。此外,在古街上还完整保留了三座过街青石拱门,有“怀德故里”、“彭城世家”、“松川销月”、“德被苍生”、“功垂亦祀”、“括水浚疏”等题额,相传是乾隆皇帝游江南途经万寿山、界首村时所题。

3、村落的建筑形式多样

古村落是中华文化的缩影,是文化在建筑形式上的体现。丽水特色文化村的建筑大致为以下几种类型:

(1)民居。是人们生产生活的场所,但也透着浓郁的传统文化。丽水民居以徽派建筑为主,一般由青瓦、白墙、高耸马头组成古朴清新的外观,这些建筑既采用了北方四合院的平面布局,又根据南方气候条件与建筑习惯,保留了前厅、后堂及加设楼层的做法,均采用前厅加后堂或左右堂的结构,又在前厅之前加房套,后堂之后加伙舍等附属建筑;前后数幢之间既相互连接,又在中间用弄堂、封火墙、马头墙分割,错落有致。这样,各个院落连成一体,又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既可加强族际联系,同时又具有很强的防御性和排他性,十分契合“防盗贼、谨闺门、教子弟”的家规精神。民居在装饰手段及表现内容上力求简洁、自然、典雅,又具有鲜明的个性。牛腿雕刻则以动植物为主,写意抒情,曲尽奇妙;梁柱上雕刻着忠义人物和富贵花卉;窗棂间布满了豪华的透雕图案,还镶嵌有“松柏当窗秀、芝兰入室香”等微雕楹联,给居室平添几分雅韵。另外,松阳黄家大院的“百寿厅”、缙云壶镇的“九进厅”亦别具一格。

另外,也有地方特色建筑,如缙云的条石建筑,如岩下村;青田的卵石建筑,景宁的杂石建筑等。而畲族的传统民居则是“悬草寮”和“土墙厝”。

(2)宗祠。是宗族凝聚力象征,也是祖先崇拜的现实表现。在丽水特色文化村中,宗祠往往营建规模宏大,雕刻细腻精美,绘画传神。如河阳村现存各类宗祠15座,最多时曾有大小宗祠30多座。特别是清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始建的“虚竹公祠”(俗称八角亭祠堂),共花石工7.6万多个,雕刻工6.7万多个,历时四年,仅雕砖样式就有72种,整座建筑精美豪华,木雕、石雕、砖雕技术精湛,人物、鸟兽、花卉栩栩如生。又如松阳界首村有建于乾隆年间的刘氏宗祠、张氏宗祠,大济村的吴氏宗祠、独山村的叶氏宗祠、西溪村有李氏宗祠和朱氏宗祠,景宁大际村的梅氏宗祠等等。

(3)寺庵、道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佛教和道教对人民的影响是深远的,因而许多村内至今仍留有寺院等建筑物。如河阳村,据记载村内的寺庙道观原有37所,现保存完好的仅余碧山寺、岩山寺、福昌寺、南殿等几间。福昌寺始建于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清乾隆、道光年间迁建重修后,寺内不仅有释迦牟尼、吕洞宾,还有以孔子为大圣先师的宝善书院,是儒、释、道三家合一之地,直接把寺庵文化与耕读文化统一起来。有景宁大际村的建于宋元时期的“时思寺”,松阳界首村有建于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的禹王宫,另有大均的“浮伞祠”,大济村的卢福神庙,阜山、西溪的禅院,堰头村的文昌阁等。

(4)门楼、牌坊。为旌表士子及第及贞节风范见证。如河阳村的“八士门”系朱氏族人为纪念宋元时期的八位进士所建的一座门楼,也是耕读文化的一个标志。遂昌独山的明代石牌坊,另有界首的贞节牌坊等。还有古村中的桅杆礅以及铭文。

(5)古桥、古驿道等。丽水的村落里有大大小小的木拱、石拱廊桥200多座,其中有一定文物价值的还有100多座。著名的有庆元月山村的如龙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来凤桥、步蟾桥等。庆元大济的双门桥,景宁大际的护关桥等,都是村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极高文化价值。有丽水至缙云的“栝苍古道”、丽水至保定的“通济古道”等。古桥古驿道把远近的古村落连在了一起。另还有堰头村的通济堰等水利工程,大济村神秘的古地道等。

4、古村落的文化丰富

古村落是“一本社会百科全书”,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人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1)古村落的民俗风情。

传统习俗在现代化的都市里已经逐渐淡化,但在丽水的乡村还较完整地保持了原有的民俗,还能体会得到原汁原味的传统节日,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阳节、中秋节、重阳节等。另外,盛行于丽水乡村的龙舟竞渡,起源于明末清初的松阳县“小竹溪摆祭活动”等各种民俗活动都具有较高的旅游开发价值。云和县大源乡居住的客家人,他们的祖上来自福建汀州,他们除了有自己的方言之外,还有独特的民俗文化。还有各地各种形式的生产、生活等民俗活动。

此外,莲都、松阳与武义交界的老竹、丽新、板桥、柳城四个乡镇联合举办的畲族“三月三”风情节都是深受中外游客欢迎的乡村民情风俗旅游资源。景宁是全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也是华东地区唯一的自治县,境内的畲乡风情浓郁:有景宁县大均乡大均民俗村(主要活动有畲族婚俗演示、大均溪漂流)、鹤溪镇封金山、惠明寺畲族民俗村,茶文化及大乡大村古村落文化。

文化特色村还是非遗项目的主要产生地和传承地,如遂昌县石练镇淤溪村,一个村有两项国家级非遗,分别是昆曲十番和班春劝农,这在国内也是罕见的。随着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近来,景宁县被确定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原生态保护区,还被列为浙江省4个推荐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原生态保护区的单位之一。庆元方言还保留着唐代的发音。

(2)独具特色的耕读文化

科举制是中国古代最为重要的选官制度,它为贫寒子弟提供了一个社会阶层流动的机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成为人们的追求。“耕为本务,读可荣身”,耕读文化在乡间大为普及,并深入到每个村落之中。单单“耕种而食,凿井而饮”是求生存,要发展则必须“学而优求仕”。丽水虽然是个山区,但是在历史上,凭着士子们的努力和良好的氛围,及传统文化的熏陶,出了许多的耕读之士,出现了远近闻名的“进士村”,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比较著名的有:庆元大济进士村,从宋天圣二年(1024年)至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的293年间共有26人考中进士,其中宋代25人,明代1人,平均每12年就出一位进士。他们常常父子及弟,兄弟同榜。这个村出的进士,在庆元县占有很高的比例。莲都曳岭脚村蔡家,自宋皇五年(1053年)开始,先后有14位进士和12位举人。遂昌大柘村一门九进士:自进士周郁迁居遂昌大柘以来,其后代从宋治平二年(1065)至淳熙二十四年(1154)的119年时间里,先后有8位进士。缙云河阳的“八士门”,承载着这个乡村先后走出的8位进士。

(3)源远流长的族谱、家训

族谱、家训这是宗法文化的代表,但是好的族谱可以凝聚族人的力量。如松阳内孟村孟姓是孟子的后裔,莲都小溪谢姓是山水诗人谢灵运的后裔。另外还可加强内部的团结,共同抵御外来的侵略和侵犯,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而良好的家训,比如教育族人要诚实守信、耕读传家、勤俭持家、与人为善等,既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表现,同时也是传统文化的具体运用,是珍贵的精神财富。

(4)特色文化村包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是历史的见证

丽水特色文化村不仅向人们展示了大量的历史信息,还向现代社会传递了极其丰富的红色文化内涵。

特别是抗战时期,丽水是浙江省政治、文化中心和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是大后方,为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从1938年至1945年,迁入丽水地区的单位,有据可查的有457个,……有省政府直属机关及下属单位,中央和外省派驻浙江的机构及本省各市地的单位,还有盟军代表团;……长者七八年,短者三四年,……以临时省会云和县(城)为中心,沿公路线驻扎在北起缙云县壶镇,南至庆元县,东至青田县,西至遂昌县,纵横500公里的县城、集镇和较大村庄。” 莲都大港头、碧湖、西溪,云和小顺等村,见证了抗日的历史。而遂昌王村口、庆元斋郎和松阳安岱口村等,则是红军挺进师的主要活动地。

二、丽水特色文化村保护与开发利用的主要做法

古村落作为人类文明的一部分,已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在1999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十四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上,首次把安徽省黟县西递、宏村两处古民居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06年的“中国古村落保护”西塘国际高峰论坛,最终达成中国古村落保护的共识----西塘保护宣言,这些都对古村落保护提供了支持和借鉴。

自2003年丽水实施“百村示范、千村整治”工程以来,在村庄整治过程中注重文物保护,尽量保持乡村特色、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丽水的古民居村落和自然生态村落都得到一定的保护。

(一)制定规划政策,加强村落保护

在新农村建设中,丽水通过制定政策和规划,成功地将古村落的保护纳入到新农村整体规划中去,切实避免新农村建设对古村落的破坏。在遵守国家和省有关文物保护和古村落保护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前提下,根据丽水实际制定了一系列有关新农村建设的政策,如《丽水市关于加快农村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意见》,《丽水市古民居保护管理办法》等。同时,将古村落纳入全市的旅游发展规划中,加强古村落的有效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制定了《丽水市旅游发展总体规划》(2005—2020年)、《丽水市区旅游发展规划》、《关于加快绿谷文化建设的决定》(2005年)、《丽水市“古堰画乡”旅游区规划》(2007—2015年)等。对于历史文化保护村镇,专门制定规划,如《西溪村建设保护规划》等,加强古村落的保护。

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注重政府引导,邀请了浙江省古建筑建设研究院对部分古村落、古街的古民居立面进行测量、设计,量身定做改造方案,如桑岭村邀请省文物部门进村调查研究、制定保护意见。

积极探索古村落保护和文物保护的成功经验。在村落保护方面,根据实际,实行原地保护等形式,如下南山就通过建新村以完整保护古村落,如今古村落已成为古堰画乡主要写生基地之一。在古建筑保护方面,实行分类保护、挂牌保护的方式。如遂昌将全县的古建筑分三个等级,并挂上“古建筑保护登记点”标志,创建了“遂昌经验”,成为全省的先进典型。加强保护修复,力避“保护性破坏”和“千篇一律、千村一面”的“墙体白化”。

(二)坚持地方特色,改善人居环境

为营造和谐优美的人居环境,各村把环境整治和保护乡村村落特色紧密结合起来。根据各村落的原有特色,本着因地制宜、合理利用的原则,村庄道路硬化项目采用砖块、石板、鹅卵石等多种材料精心铺砌,以体现人文景观与自然环境的和谐统一。如2006年却金馆村的括苍古道建设,2007年市区对瓯江沿线64个村的生态环境和古村落进行保护。特别是遂昌在危旧房改造中坚持自身特色,建设徽派建筑或从其它村落迁建古民居以与原有的建筑相协调。景宁深村则利用石头建设石头村。

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丽水提出创建“魅力乡村行动”,要建设 “山清水秀的生态走廊、环境优美的田园风光、村落整洁的美丽乡村”。云和县提出了建设“中国童话乡村”,遂昌县提出建设“洁净乡村”行动,青田县提出了“美丽乡村行动”等。这样既保护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又保护了古村落,实现了居住环境的极大改善。

(三)坚持适度开发,发展农村经济

在保护古村落和自然生态的同时,也注重开发文化旅游产业。如古堰画乡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建设香樟古埠景点、古街修复改造、河道疏浚、游船码头等26个综合项目。同时,引进行画企业,面向社会引进农村手工艺和特色产品展销经营户和市区十大旅游社经营乡村酒吧,初步形成了集油画街、酒吧街和民俗民品街于一体的多元文化旅游一条街。“风情东西”乡村旅游路线的建设,丽水九龙国家湿地公园建设,以及遂昌的旧村改造与旅游业相结合 ,使当地群众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和文化景观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农家乐休闲旅游业,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四)丰富文化载体,提升文化品位

悠久的历史孕育了深厚的民间文化,群众文化活动丰富。各地坚持将非遗项目的传承作为重要村级文化活动载体,如西溪村传统文化项目采茶灯、板龙灯连续两届受邀参加丽水市国际文化艺术节,成为丽水市农村文化建设的一朵奇葩,另外有龙泉的石马村的茶灯等,既传承了非遗项目,又丰富了文化活动。另外,群众性文体组织发展迅猛。近年来一大批以村老年协会等组织为龙头的保健操队、舞龙队、腰鼓队、书画协会等纷纷组建起来,积极有效地开展各项活动。各地还充分利用祠堂、礼堂和老年活动中心开展群众活动,如遂昌县近300座祠堂成了农民文化活动的“会所”。群众文化活动不但丰富了农村的业余文化生活,同时也激活了村民的文化细胞,形成浓厚的农村文化氛围,促进社会和谐。

三、特色文化村保护存在的主要问题

由于丽水特色文化村量多面广、经济落后等客观因素,同时受主观因素的影响,特色文化村的保护困难重重。

(一)古村落保护意识淡薄。

一方面存在着认识误区。部分群众把新农村建设理解成“新村建设”,过分求“新”求“洋”,破坏了村落原有的人文和自然环境,失去了乡村特色。

另一方面是保护意识淡薄。一些群众使用不适当的方式方法,使许多具有价值的壁画、天井内的鹅卵石铺就的各种吉祥的图案被抹上了石灰、水泥,平整的石子路也遭受了灭顶之灾。随意地拆房建房,不合理地开发,对村边的古树名木的破坏等,都对古村落的景观造成了破坏。许多古民居、古建筑不在保护的古村落里,但同样具有相当的文化价值,其建筑构件也面临着被盗,或被当地居民变卖,甚至是整幢民居被变卖的境地。另外,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古村落的交通等条件和古建筑的设施已不能满足居住需求,因此拆、改、建呼声很大。

(二)文化遗产保护的制度设计等限制。

丽水特色文化村量多面广,情况悬殊,保护对象十分复杂,在新农村建设中,现有的文物保护法律、法规只能适用于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对许多未列入保护范围的古建筑没有具体的规范标准。另外,条块分割的保护和开发体系,以及不同的价值取向,很难协调文物、旅游、农办等部门的关系,往往造成各自为政的局面。

(三)村落建设的用地紧张和古建筑的产权不清等问题。

目前国家实行的土地政策使农村的用地处于相当紧张的状况,影响了村落的规划,限制了村落的合理发展,拆旧建新,又很难保持原有的建筑格局和文化风貌。此外,传统的古建筑具有大量公共使用面积,这些难以界定产权归属的部分,往往处于管理的真空状态下,因而破损严重。另外,大量的人口外出造成人去屋空,缺少日常的维护和管理。

(四)保护资金和技术人员匮乏问题。

古建筑数量众多,无论是维修,或是迁移都需要大量资金,靠各级财政难以承担。古建筑一般都是布局较为紧凑,大多为土木结构,电路老化,生活污水排放,消防通道、安全疏散场地等设施不符合要求,隐藏着极大安全隐患。纵然现在已经有了省级历史文化保护村镇,可是就是村镇里面的古民居,也同样面临着倒塌、火灾等自然的和人为的破坏问题,它们的生存状况令人担忧。村落里的古廊桥有的被洪水火灾毁坏。古建筑修缮的技术人员民间也较少,特别是拥有古廊桥的建造技艺的人员已绝对稀缺,制约着古建筑保护。

(五)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消失和淡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古村落的灵魂。受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冲击,农村文化生态环境正在变化,也由于农村的经济落后和人员的流动,民间的采茶灯、板龙、鱼灯、民间戏剧、民间传说等文化生态环境在消失,传统节日如春节、端午、中秋等的传统节日正在淡化。非遗传承人年龄偏大、经费及后继者选择等问题,都制约了文化遗产传承。

四、丽水特色文化村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对策

新农村建设使古建筑保护既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又是加快抢救古建筑的难得机遇。新农村建设与文物保护是对立统一的,谱好新农村建设和古建筑文物保护的协奏曲,责任重大。

(一)全面准确地理解新农村建设的内涵,加大宣传保护力度。

文化资源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特色文化村中蕴含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这是当前文化建设的宝贵资源。要本着保护特色文化村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出发,在保护文化遗产,传承历史文化和保护文化多样性方面,充分认识古村落保护的重要性,使古村落能更好地为现代人服务。充分发挥政府保护文化遗产的主导作用,发挥村民的主体作用,防止把新农村建设简单地看作是“农村城市化”与“旧村现代化”,避免出现“村村像城镇、村村一个样”的现象,使得古建筑与农村乡土文化气息得以保留。

另外,加大宣传力度,使古村落的价值能为世人所知。一方面是媒体和旅游部门的推介。通过在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媒体上作好丽水村落形象的宣传,达到家喻户晓。通过区域旅游合作,将丽水的古村落和乡村旅游推向全国。另一方面通过两支艺术队伍来完成。一支是摄影家队伍,另一支是巴比松油画队伍。通过艺术创作的形式,让特色文化村的美和艺术走向世界,得到世人的认可,从而为古村落保护提供强大的支持。

(二)新农村建设应加强规划,注重村落与自然的协调。

“保护古村落是农村文化发展中走现代化与传统化相融合、经济与文化相统筹、自然与社会相和谐之路的一种可行模式,是文化农村的最佳选择……”。村落中有大量的文化遗存,这些承载着历史时代意义的古建筑物是人类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新农村建设遵循“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优先”,以保护古建筑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把古建筑保护作为新农村建设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按照分类保护和轻重缓急的原则,纳入到农村建设规划中。对省级历史文化村镇,要加紧制定专项保护规划,划定重点保护区。对古建筑数量大,价值高的村落也逐步划定保护区。对分散于各个村落的零星建筑,设立保护点。对于急需保护的,要创造条件优先规划保护,以免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为正确处理人民的生活和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的矛盾,在不能原生态保护的前提下,需在适当范围内规划农民新村的建设。如莲都下南山保护旧村建新村模式。

注重古建筑及其周边环境、风貌的保护,使传统文化与现代特色有机结合,充分体现古村落的历史文化特点,保持和发扬丽水地方特色和民族风格。新村的建设风貌与传统民居要有机协调,使古村落的整体风貌得以有机维护。同时采取分散成组的布局方式,使之与周围景观、人文景观相协调,在造型上用简约的手法对地方建筑加以提炼,保留传统民居的风韵。加强对周边古树名木和山体、溪流的保护,以使村落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三)强化依法管理,落实保护责任和措施。

文物管理部门是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生力军,也需要其它部门的配合。一是建立古村落名录,全面整理村落遗产。并且能够动员更多的古村落管理者、研究者、开发者加入到古村落保护与发展的探索和研究行列里来,互相学习推敲,互相借鉴与启发,共同做好保护工作。二是分批筛选公布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点),纳入各级监管范围,加以分类保护。三是明确责任,调动各方面保护和开发古村落的积极性。有关乡镇政府、村和文物所有者或使用者是保护文物的直接责任人,切实承担起古村落保护与开发的相应责任。有关部门负责编制出保护与开发项目建议书,通过自行组织或招商引资进行保护与开发。强化群众保护意识。保护古村落内的建筑构件等不被盗窃和变卖,鼓励村民对古村古建筑整体环境的保护,如村前小河、水口山、水口林和村后的后山上的林木,以及村中或村口的古廊桥等。四是要严格执法。在基础设施用地或建设用地选址时,要避开文物保护单位或文物保护区。对于新征用地,应事先报告当地文物行政部门做好文物调查、勘探工作,以确保文物能得到及时、有效地抢救性保护。努力保护除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点以外的物质文化遗存,这些遗存是文物的后备资源库。对已破损的文物保护单位进行抢救性维修或恢复。另外对确需改造的建筑物要做到建新如旧,与历史风貌和环境相协调。对违反文物法规行为要依法处理,用法律来规范文物保护行为,使古建筑得到有效保护。五是通过多种渠道争取上级政府部门和社会的资金投入。可考虑将景区景点的经营权与所有权分开,村落或房子仍归政府或村民所有,而将经营权拿出来拍卖,所得款项用于建设新村。也积极争取各级部门的支持和引进资本。积极发挥村民的积极性,动员村民的力量来做好古村落的保护工作。

(四)合理利用古村落建筑,发展农村经济。

注重发挥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作用。将原传统民居经过改造后可继续利用,为现代人服务,包括改造传统民居为古色古香的药铺、茶馆、手工艺业店铺等以再现当地民族生活情趣,不仅开拓旅游观光新局面,繁荣经济,恢复古村落的活力,还使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有显著的提高,防止过分追求经济效益而带来原生态的恶化。展现丽水农村的畲族文化、民俗文化等优秀文化。丽水的民居可以开设农耕文化博物馆和民间艺术博物馆,如缙云河阳的两个博物馆。双向互动,形成保护和开发的良性循环。把旅游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培育和发展,创建“丽水美丽乡村”旅游品牌,带动古村落的良性发展,促进乡村旅游的发展,达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有机统一。在古村落资源进行不断维护与修缮的同时,探求实施有效保护的具体措施,促进资源的科学利用,走保护-开发-利用-发展-保护的良性循环发展之路。

(五)创造性继承传统文化和民俗文化。

在保护传统民居的同时,发掘传统中的文化因子及有利于其形成的建筑语言,重现当年的文化氛围,并将其与现代生活中最激动人心的部分结合起来,使人们的生活注入传统的文化因素。丽水具有丰富的传统节日以及民间民俗活动资源,可以开展传统节庆及民间文化等民俗活动,如开展畲族“三月三”等畲族村寨的畲族民俗活动,开展青田及莲都等一些村落的板龙、鱼灯和鸟灯及采茶灯等活动。重视春节、元宵、端午等各种传统节日的民间民俗活动,如丽水各地的赛龙舟活动。创新文化传承方式,采取民俗表演的形式,既达到传承文化的目的,又可以为当地文化发展服务。

          

课题组成员:何敏、阙忠东、谢炳麟、程鹰飞

(   供稿单位:丽水推进特色文化村建设的对策研究   责任编辑:市农办(扶贫办))
【打印】   【关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丽水市农办(扶贫办)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 市行政中心8楼 联系电话:0578-2091026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0007号